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16小说网 www.16kbook.org,最快更新非常疑犯最新章节!

    刑警的每一天都是忙碌的,往往这个案子还没有结束,下个案子就已经到了手里。平心而论,中国的治安还是不错的,就算是和发达国家相比,中国的治安也毫不逊色。无论贫富贵贱,人们站在大街上心里终归是安稳的。

    在这样一个地域辽阔而且人口众多的国家里,在警察比例失调的前提下,能做到这一步确实是不容易的。

    颜素在不熬夜的情况下,一般早上六点起床,从局里宿舍出来,沿着马路慢跑五公里,然后回到局里吃早餐。这是在部队养成的晨练习惯。她孤身在这里,父母住在C市,住在宿舍就是最好的选择。

    这个年龄的女孩都会被家里催婚,颜素自然也不例外。昨天晚上,她母亲介绍了个姓郝的年轻人给她,催着她成与不成都去见一面。姓郝的男人在A市地税局上班,是公务员,有车有房。长得倒是人高马大,但是说话油腔滑调,颜素很不喜欢。

    已经28岁的颜素,自然也想过她的婚姻大事。那都是在每天忙碌过后精疲力竭的时候胡思乱想的。因为在部队的经历,她并没有谈过恋爱。她都不清楚自己会喜欢上什么样的人。

    不过,有一点颜素是确认的,她不会喜欢上像张昭这样的男人。张昭此刻就坐在她的旁边,虽然穿着公安制服,但孱弱的身躯无法撑起制服的棱角,如同一个保安。张昭的制服满是污渍,惨不忍睹,虽然经过洗涤,可是没有洗干净。

    张昭是个单身男人,颜素是能够理解的。但是他身上总有一股异味,站在张昭三米范围内都能够闻到。这是长期和尸体打交道沾染上尸臭。曾经有一次发现河飘案,张昭经过了一上午的尸检,浑身尸臭味地中午去餐厅吃饭,整个餐厅的人都震惊了。

    大家都火速和张昭保持了十多米的距离。餐厅的大师傅没见过世面,使劲地吸了一口气,当时就吐了。那种味道就像是将半桶腐败的烂肉加上半桶菜场收的鱼肠子等动物下水混在一起,盖上盖子,在酷热的夏天闷上几日的气味。张昭就着这股味道,在餐厅淡然地吃了一大碗刀削面。

    颜素一想到和这种人朝夕相对,头皮都发麻。

    除此之外,颜素最不喜欢张昭身上的这种气质。张昭给人的感觉大多数是安静的,永远是一副面瘫状。颜素从未见张昭笑过,自然也别指望能看到他其他表情。可是,他的目光却总是如同利剑,仿佛能洞穿你的一切心思。那种感觉就如同孤身一人深夜站在一个极其深的山洞口,听着里面阴风阵阵草木萧萧,虽然好奇却不敢踏入一步。

    正在胡思乱想之际,张昭似乎感觉到颜素在看他,将目光落到了颜素身上。颜素心虚地避开了张昭的目光,胡乱翻看着桌子上的笔记本。她感觉自己的耳朵有些发烫,心里暗暗想着:“我慌什么?丢死人了。”

    就在颜素天人交战的时候,秦儒陪同着陈建勋、陆广等人走进了会议室。落座之后,陆广和陈建勋依次落座,秦儒和专案组的人坐在他们的对面。张昭望向了陈建勋,陈建勋和秦儒年纪差不多,但是显得异常沉稳,目光坚毅,透露着一种自信。

    颜素从警衔猜测这个人级别应该在秦儒之上,至少和陆广是一个级别的。

    “同志们,这位是Y省专案组的副组长陈建勋,隶属于Y省公安厅刑侦总队。‘7·18’妇女儿童拐卖案是公安部挂牌督办的案件,要求各地公安部门积极配合。目前,涉案团伙的罪犯基本都落网,被拐卖的妇女和儿童已经寻找回46人。昨天死在我市的刘辉也是这个团伙成员之一。他是负责被拐儿童的销售和分赃的蛇头。根据落网的‘7·18’团伙头目王刚交代,刘辉九天前带着三名被拐卖的儿童离开Y省。经过省厅的研究决定,你们主要负责抓捕杀害刘辉的凶手并配合Y省专案组剿灭窝藏在我省的刘辉的其余党羽。Y省专案组的同志们负责继续寻找那三名被拐卖的儿童。”

    陆广话音一落,秦儒和专案组成员当即起身敬礼喊道:“保证完成任务!”陆广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坐下。然后,他朝着陈建勋笑道:“麻烦张队长说说你们掌握的情况。”

    陈建勋一看就是个老刑警,他拿出照片说道:“刘辉,汉族,现年45岁,初中学历。五年前一直在老家务农,顺便做点小买卖。2011年春和老乡来到S省务工,也就是在那里结识了他的情妇孙晓芳。孙晓芳是个寡妇,没有正当的经济收入。她很早就开始参与妇女及儿童拐卖。2013年秋收后,她将刘辉介绍加入了王刚的拐卖妇女儿童团伙。这个刘辉能说会道,头脑精明。从2013年开始,刘辉在你们省慢慢地发展出了一个小型团伙,主要负责儿童的拐卖和销售。他将拐来的儿童交给王刚,或者从王刚手里拐来儿童卖到你们省。孙晓芳交代,据她所知,刘辉经手过的儿童已经有14人之多。

    “我们是一个星期前开始收网的。王刚这个团伙很谨慎也很隐蔽,涉案人员涉及12个省份30多个地市70多人。而这个刘辉是王刚落网后才逐渐进入我们的视线的。孙晓芳在2014年年底因为感情破裂和刘辉分道扬镳后,就返回了Y省投靠了王刚。所以,她并不清楚刘辉团伙的最新动向。好在王刚交代了刘辉的藏身地点,结果等我们赶到的时候刘辉已经死亡。孙晓芳供出了刘辉团伙曾经的一名主力下线,但此人去年已经死于癌症。伴随着刘辉死亡,刘辉这个团伙成员到底有多少人就成了一个谜,刘辉贩卖的儿童也下落不明。我们想从抓捕杀害刘辉的凶手上打开突破口,因为刘辉的死亡不排除是因为分赃不均而导致的反目成仇和杀人灭口。情况大概就是这个样子。”

    陈建勋说完,会议室陷入了沉默。秦儒知道这个案子的重要性,“7·18”的案子是公安部挂牌督办,格局很高,难怪会突然抽调专案组配合“7·18”专案组。秦儒感觉促成这次合作的很有可能是陆广。一般情况下,这种案子应该由省厅牵头抽调人员。显然是陆广相信他们市局专案组的能力,准确地说是相信张昭的能力。

    还没有走完司法程序的人皮相册案子的侦破速度让陆广对张昭和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