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16小说网 www.16kbook.org,最快更新非常疑犯最新章节!

    “快递那边有什么进展没有?”八点刚过,秦儒匆匆地进入了会议室,刚坐下就问道。颜素默默地摇了摇头。对方既然有意地想隐瞒身份,估计快递那边也不会有什么眉目。

    秦儒望着被塑封的快递单,略微有些出神。不久前,市局为了侦破粉冰案一筹莫展,突然来了一封匿名信,让他们锁定了宁涛的重大制毒嫌疑。如今,在他们又一筹莫展的时候,来了第二封举报信,而这次的举报信更让人匪夷所思。

    “秦队,你说马宏宇会不会有什么双胞胎兄弟?这封匿名信其实就是告诉我们,马宏宇早在十多年前就死了,而制毒的那个马宏宇其实是别人用他的身份顶替的?”杜馨笙小声地说道。

    江之永忍不住笑道:“你琢磨啥呢,你当这是电视剧啊?缉毒那边早就把马宏宇的情况调查了一个底儿掉,他早年间好歹混出了些名堂,如果他有兄弟姐妹,怎么可能没有人知道呢?”

    “那怎么解释我师哥把骨片复原后的结果?那个人不管怎么看都是马和尚。”杜馨笙不服气地反击道。

    颜素若有所思地说道:“也不是没有可能。我们根据骨片做白骨化时间判定来说,这骨片白骨化形成至少有十年的时间。那个时候马宏宇刚出狱,正处在跟社会断绝的时间点,假设有个和他容貌相似的人杀害并顶替了他,就能解释现在的情况。不过这种概率太低了。”

    “你看,颜队都说这种概率很低了。我们做这个推测的前提就是张昭复原的人像是正确的,其次还要确定这封匿名信确实是针对马和尚的。那么,寄信人的动机是什么?又想告诉我们什么?假设以上这些都说得通,那么顶替马和尚的那个人的动机又是什么?”江之永不客气地连连发问。

    杜馨笙噘着嘴说:“反正我相信我师哥的技术。姓江的,你敢不敢跟我赌一个月的工资?我觉得一定是有人顶替了马和尚,真的马和尚早就已经在十几年前死了。”江之永偷偷地看了一眼张昭,撇撇嘴说道:“我为什么要和你赌?我只是说这种可能性有些小,并不是说完全没有可能。”

    颜素咳嗽了一声,制止了这两个活宝的日常斗嘴。她转头望向张昭,那个男人正面无表情地翻看着一份材料。这份材料是今天早上张昭刚收到的快递。他看得很认真,完全忽略了外界的干扰。虽然颜素平常很不喜欢张昭这样阴鸷的性格,但昨天的事情还是让她出了一口气,今天看他就顺眼多了。

    江之永和杜馨笙正在赌气,颜素希望张昭能提出些关键性的建议:“张昭,我们都想听听你的看法。”

    “其实,当我复原出来人像后,我一直在想这个寄信的人到底想要得到什么?”张昭平淡地说道。

    “这话怎么说?”颜素好奇地问道。

    张昭将材料放到了桌子上,坐直了身体说:“当我们追查这个制毒集团一筹莫展的时候,第一封信出现了,帮我们成功地锁定了马和尚这个毒枭。如今我们追捕马和尚毫无进展的时候,他第二封信到了。而这封信直接告诉我们追捕错了人。这个人不简单啊。”

    “言下之意,你确定是有人顶替了马和尚,而真的马和尚早就在十几年前死了?”江之永不解地问道。

    张昭点头说道:“复原出来之后还不确定,不过昨天晚上我仔细辨认了马宏宇的照片和我们通缉的这个人的照片。”说到这里,他打开了他的笔记本,继续说道:“我将他们两个的照片做了详细的比对,就面部特征来讲,他们两个确实十分相似。”

    张昭将笔记本链接上了投影仪,杜馨笙赶忙去拉上了窗帘,会议室顿时陷入了黑暗。随后,投影幕上出现了两张照片。第一张是马宏宇服刑时派出所的证件照,而第二张是目前正在外逃的假马和尚。两个人的照片确实十分相似,脸型、眉毛、眼睛都无懈可击。

    张昭随后按了一下键盘,两个照片的人脸特征点被迅速提取成了三维点状结构的网络图。他将两张照片的三维点状结构网络图合在一起之后,颜素顿时发现有不少小点不能重合在一起,尤其是嘴唇、下巴、鼻梁等差异较大。

    张昭拿着激光笔,指出这几处地方:“现在的人像识别系统已经十分准确。经过分析,两个人的鼻小柱、鼻翼沟、鼻翼外脚位置、鼻翼外脚连接度、唇珠上切迹、口裂、下巴形状都有微小的差异。不熟悉这两个人的人,乍一看确实十分相似。”

    “这么看,确实有两个马宏宇。真的马宏宇早在十几年前就死了,而这个假的马宏宇才是我们要找的制毒集团的毒枭。难怪缉毒那边找了那么长时间都没有结果,原来我们找的根本就不是一个人。”颜素当即说道。

    “那个假的马宏宇说不定有他自己的身份。当贩毒集团出事后,他用自己的身份潜逃了出去。说不定,他已经用他的假身份逃出了我们的追捕范围。”江之永皱起眉头补充道,不过说到这里,江之永狐疑地问道,“我听说这次复原的难度很大,你说这个寄信的人就不怕我们凭借这些骨片无法复原马和尚的人像吗?”

    张昭颓然地说道:“我说了这个人不简单,你以为他给我们的那些骨片真的是随便给的吗?那些骨片每一块都有明确的信息。起初,我以为只是运气好,当我将这两个人的人像做了比对后才恍然大悟,他是故意的。他就是要明确地告诉我们,我们抓错了人。还有,我觉得如果这个假的马宏宇迟迟不落网,一定会有第三封匿名信送到。”

    颜素听到这里,顿时觉得这个棘手的案子更加麻烦了。首先是骨片的白骨化形成年代推断因为缺少环境温度湿度等关键性的条件,只是一个模糊大概的数字,这导致马和尚的死亡时间有很长的时间跨度。况且这又是十几年前的案子,排查起来难度巨大。最后,这个假的马和尚还有一套属于他的身份,他利用这个身份逃逸,追捕起来困难巨大。

    “颜队,我们怎么办?”杜馨笙皱起眉头问道。

    颜素镇定了一下后说:“我们先从马宏宇出狱之后的那段时间查起。他是刑满释放人员,出狱后一定会向辖区派出所报到,他是重点监管人口,派出所也一定会定期回访,并且给他建立重点人口监管档案,这个监管期一般有五年。说不定会有什么线索。”

    秦儒对这个回答很满意,点头说道:“这是个明确的方向。不过,这个案子距今已经有十年时间,当初熟悉马和尚的人估计也已各奔东西,找他们十分耗费时间。这样,我再给你们抽调几个人手。好了,散会。”

    颜素几个人赶忙起身准备离开,而这个时候秦儒却说道:“张昭,你等一下。”

    张昭停下了脚步,站在原地。秦儒打量张昭,心里琢磨着,张昭似乎对马和尚的案子十分上心,但是对于冰毒案根本没有兴趣。秦儒想听听听他是怎么看待这个制毒集团的,于是问道:“张昭,你对于这个制毒团伙有什么看法?”

    张昭面无表情地说道:“他们很聪明。”

    秦儒笑吟吟地点了一根烟,说道:“说点我不知道的。”

    张昭站在那里,面无表情,直勾勾地看着秦儒。仿佛是说关我屁事。秦儒知道张昭有这个毛病,对他不关心的案子,比如治安案、经济犯罪等,张昭从来不往上靠。当然,他的本职工作是法医,秦儒也不好说什么。

    秦儒沉吟了一声,说道:“如果你说的有帮助,我可以考虑打报告给你弄一台全自动解剖台。至于局党委批不批,我就管不着了。”

    张昭显然对这个全自动解剖台十分有兴趣,立刻开始发言:“秦队,你对化学有多少了解?”秦儒一愣,他学的数理化早就当成烟给抽了,对化学的认知现在可能初中水平也没有。他尴尬地说道:“了解得很少。”

    张昭将卷宗放下,低头沉思起来。秦儒一看他这个样子,心里有些后悔。这又让他想起当年面试张昭的情景。没等他反悔,张昭已经开始解释了:“秦队,化学是一门实验科学,也是一门经验科学。化学体系发展到现在,很难找到一个能绝对支持并指导绝大部分实验结果的理论。化学缺乏一种自洽的大统一理论的指导。但这一缺陷过去不是、现在不是、将来也不是化学最大的未解问题。它和生物学、物理学最大的差别就在这里。化学的核心的核心是制备新物质,学科最重要的未解问题始终应该来源于这一方面……”

    秦儒赶忙打断了他,说道:“五十个字内说完,别跟我整学术报告,我听不懂,也懒得懂。”

    张昭想了想,说道:“‘粉冰’的制作用的不是常规制毒原料。他们使用我们追查不到的化学原料,也就是说使用大众的、常见的工业原料,而且是简单的基础工业原料,他们的技术十分高超。”

    秦儒瞪着眼睛说道:“然后呢?”

    张昭说道:“这样顶级的化学人才在国内十分稀少,大部分学者都选择了有体系并且十分容易赚钱的生物学和物理学。”

    秦儒顿时明白了,他若有所思地说:“你是说制毒的人在化学领域十分有建树?”

    张昭点了点头,说道:“我把他们叫作化学家,我国不超过一百五十个。至于我省,就更少了。”

    秦儒听到这里,足足瞪了张昭几十秒,心里骂道:你这个狗日的,怎么不早说。秦儒深吸了一口气,稳定了情绪,咬着牙说道:“给我滚蛋,要是找不到什么化学家,我就把你沉到所里干杂工,你信不信?”

    张昭依旧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淡淡地说道:“秦队,习惯性的生气对您身体不好。有数据表明,生气之后,大脑兴奋与抑制的节律就会被破坏,加快脑细胞衰老。另外,心跳加快,心脏收缩力增强,大量血液冲向大脑和面部,使供应心脏的血液减少而造成心肌缺氧。心脏为了供应足够的氧气,只能加倍工作,从而引起心律不齐。还有,生气时机体会分泌一种叫儿茶酚胺的物质,使血糖升高,脂肪分解加强,血液和肝细胞内的游离脂肪酸增加。游离脂肪酸有很强的细胞毒性……”

    秦儒当即起身,点了一根烟,飞快地溜走了。他出了专案组的大门,拿起电话拨打了出去。片刻后,电话通了。秦儒哭笑不得地说道:“魏局长,我是秦儒。我不是跟你打小报告啊,这个张昭,简直气死我了……”

    警车快速地朝着S省理工大学飞驰而去。张昭坐在车上,看着车窗外不断倒退的建筑沉默着。他并不担心抓不到这个假的马和尚,很明显,这个写举报信的人对假的马和尚了如指掌,甚至能找到真的马和尚颅骨交给公安局做线索,他想将假的马和尚置于死地,一定会继续给警方线索。

    至于他寄信的动机,不能排...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