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16小说网 www.16kbook.org,最快更新罪全书4最新章节!

    那是一个秋日黄昏,有个孤单的旅人,走在树林里,他就是本文作者。他站在林中木屋前抽着烟,风扫过地上的落叶,木屋板壁上的弹孔清晰可辨。对他来说,这里也是一个景点,这里是一个入口,可以直达地狱深处。

    两个孩子,王佳和小希,绑架后就被藏匿在此处,王佳在这个木屋里被杀害。

    两名绑匪,一个叫闫志洋,一个叫袁冰楠,他们是一对夫妻。

    警方事后展开了全面的调查,闫志洋和袁冰楠毕业于同一所农业大学,在校期间表现优异,他们是一对人人羡慕的情侣,没有人会相信他们能干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

    究竟是什么使得他们穷凶极恶呢?

    又是什么让这对夫妻成为凶手的呢?

    他们和大多数情侣一样,在相遇之前,生活在不同的城市,有过初恋,有过毫无交集的生活。几乎想不起,他们究竟是在大学校园的什么地方第一次见到对方,又是什么时候,怦然心动,走到了一起。

    有的路,必须一个人走,有的路,只能风雨同行。

    毕业之后,俩人在一个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工作,月薪不多,每天都和动植物打交道。

    那段时间,闫志洋和袁冰楠开始同居,在出租屋里,关了灯,月光照进来,树影婆娑,像是水草的影子在流动。他们觉得自己住在水底,像是两条相依为命的鱼,虽然居无定所,但是自由自在。

    有一次,袁冰楠说:老公,我昨晚上做了一个梦。

    闫志洋问道:梦到什么了?

    袁冰楠说:我们买了个房子。

    闫志洋大笑起来,袁冰楠也笑了,笑着笑着就哭了。

    遥不可及的阳台,遥不可及的家。

    中国的高房价,毁灭了年轻人的爱情,也毁灭了年轻人的生活。他们本可以吟诵诗歌、结伴旅行、花前月下。但现在,年轻人大学一毕业就成为中年人,像中年人那样为了柴米油盐精打细算。他们的生活,从一开始就是物质的、世故的,而不能体验一段浪漫的人生,一种面向心灵的生活方式。

    因为国家政策和资金断裂等问题,他们所在的生物科技公司的待遇恶化,减薪裁员。闫志洋和袁冰楠也失业了,那段时间他们刚刚结了婚,借钱和贷款买了一套房子,只交了首付,以后每月还款。房子67万,20年还完。

    他们决定下海经商,做药品生意,赔了,开了一家婴幼儿用品专卖店,又赔了。

    为了生活,袁冰楠做了药品推销员,丈夫闫志洋会开车,找了一个送快递的工作。

    就像很多大学毕业生一样,他们干着和自己的专业毫无关系的工作,只为谋生。

    他们曾经以为自己是科学家,现在,一个是卖药的,一个是送快递的。

    自从失业以后,确切的说,从买房子的那一天开始,他们就再也没有笑过。

    他们没有要孩子,根本不敢要孩子,唯一的生活慰藉是一只小猴。

    他们工作过的生物科技公司喂养着一些动物,有猴子、小猪、小白鼠,这些都是做试验用的。一只母猴生下一只小猴后死去,袁冰楠出于一种母性的爱,给这只小猴起名叫小迷糊,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精心喂养。

    袁冰楠曾经问过:猴子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用来做试验合适吗?

    领导的答复是:我们是用来做科学研究,是合法的,大街上还有耍猴的呢,谁管过。

    这只小猴本来要卖给动物园,但是袁冰楠已经对它有了感情,在加上对领导的不满,在离职的时候悄悄地把猴子带走了。小迷糊非常聪明,会用打火机给闫志洋点烟,自己会拿勺子吃饭,还会做简单的算术,并且非常听话,稍加训练后,可以让它到指定位置拿取东西。

    小迷糊是一只马猴!

    猴子的智商非常高,北京海淀区有个御马圈胡同,据说清朝时此地为养皇家御马的马圈。驯烈马是件很危险的事,于是有艺人用猴子代替人来完成驯马的工作,此猴便被称为“马猴”

    这只猴子是两起绑架案的关键。

    他们有过这样一段对话:

    闫志洋说:肠道展开后的总面积有200平米,我们住的地方还没有屎住的地方大。

    袁冰楠说:知足吧,幸好我们不是在北京买房。

    闫志洋说:哪里的房价都不便宜,我们俩,什么时候是尽头啊?唉……

    袁冰楠说:有人统计过一个数据,如果不是大官,大款,大腕,想在北京买一套100平方米的房子需要300万。农民种三亩地每亩纯收入400元的话要从唐朝开始至今才能凑齐,还不能有灾年;工人每月工资1500元需从鸦片战争上班至今,还没有双休日;白领,年薪6万,需从1960年上班到至今还要不吃不喝;妓女要接客10000次,以每天都接一次客,需从18岁起接客到46岁,中间还不能来例假;拦路抢劫犯,按每次抢到一千元来算,需要连续作案3000次,而且要每天作案持续约10年。    闫志洋说:现在这世道……大官大贪,小官小贪。

    袁冰楠说:人家是房叔,咱是房奴。

    闫志洋说:随便找个当官人家的孩子,绑架了,就能弄到钱,咱也不用这么累了。

    袁冰楠说:你说真的,还是开玩笑?

    闫志洋说:绑架需要高智商,我看电视里,警察总是能在坏人拿钱的时候抓到坏人。

    袁冰楠说:肯定抓不到我们,我们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