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小说网 www.16kbook.org,最快更新光芒万丈不及你最新章节!

    许耀辉。

    叶以念想起那位老人家来。那时候,她就觉得这老人家对她的态度很奇怪,好的过头了。

    原来,竟是这样的原因。

    稍稍一思考,她心里便对许墨庭的话已经相信了一半。

    但是,她丝毫没有打算去跟许耀辉做什么亲子鉴定。没必要,她也不想认。

    从知道她母亲除了陆奕卿之外还另有人之后,她就没想过要去找寻这个人。

    因为这个人对她来说已经没有异议了。她不需要父亲。尤其不需要这样身世显赫的父亲。

    许墨庭的话,前面让她不削,后面让她气愤。

    “你凭什么要求我?就算我们有血缘关系,照你的意思,我们也应该是兄妹,我不是你的奴隶,你凭什么要求我?”

    她气得发抖,苍白的脸也因为愤怒而染上了红晕。

    许墨庭仿佛料到她会生气,坐在那里纹丝不动,冷漠的表情都没变,只是一直盯着她。

    过了好一会,他的眉峰才一点点的收紧,眼中慢慢的带出失望情绪来。

    “以念。你太固执了。”

    他说,语气中满满都是对她的不认同。

    “你爱陆宸,但是他对你并没有那么用心。你跟他在一起,没有快乐。你应该离开他。离开他,你是许家小姐,生活质量并不会降低。依然可以活的风光无限。当然”

    他的话到这里突然停了,脸上显出了一种叶以念看不懂的复杂神色。

    过了好一会,他才语气又沉了沉的开口:“在享受着风光之前,你还需要做点事情。只有九州和n.g彻底完了,我们的美好生活才会开始。”

    “”

    许墨庭的话,如他此刻的人一样,每一处都透着阴森。

    阴森的让人看他一眼都觉得冰冷刺骨。

    “你想利用我。”

    叶以念盯着许墨庭,心底寒气蒸腾。

    这个人她真是看走眼了。起初只觉得他温润儒雅,后来即便陆宸总是小心眼的跟他吃醋,她也没觉得他多坏。

    再往后,渐渐察觉他有更深的意图,她也只是反感厌恶。

    她从没像现在这样,觉得这个人如此可怕过。

    她盯着许墨庭,许墨庭眉眼稍稍挑起,也回视着她。

    他的眼中,没有色彩和温度。

    “你以为那些事我是怎么知道的?”

    他突然抛出一问,叶以念眉心一跳,愣住了。

    她没有说话,只听着许墨庭用一种阴沉缓慢的语调又说道;

    “他是很会俘虏一个女人的心。但是智商不过尔尔。”

    这样鄙视讽刺的话,听着很刺耳。但是叶以念没有插嘴,只是听着。

    “他花了巨资跟我抢那条手链,却不知道那手链里我早就安排人动了手脚。就好像,我安排了一个人,在你们身边,你知道吗?你们说什么,我都知道。包括你们在一起。”

    最后几个字,从他嘴里出来,他的眼神异常的阴沉,诡异。

    叶以念明白,他说的在一起是什么意思。

    那是她和陆宸亲热的时候。

    羞耻感袭上心头,她咬着牙愤怒的吼出了声。

    “你真无耻。”

    “无耻?”

    许墨庭不以为然的冷笑。

    “说无耻,命运才是最无耻的。它跟我开了这样一个玩笑,它才最无耻。”

    他喜欢眼前这个女人。最初只是因为她是陆宸的女人,他多看一眼。

    看着看着,感觉就变了。是真的动心。她并没有特别耀眼之处,却给人一种干净纯粹的感觉。

    跟她在一起,特别放松,特别开心。

    从那时候起,他便想得到她。曾经一度,他得到她的念头比打败陆宸这个念头还要强烈。

    他甚至快忘了自己的初衷是什么。是颠覆那人的商业帝国,为自己的公司争取最广阔的生存空间,还是他根本就是为了这个女人来的?

    可就在这种快遗忘的时候,他父亲扔了一张dna检测报告给他。告诉他,这个女人是他妹妹。

    同父异母,有一半血缘关系的亲妹妹。

    他的希望彻底覆灭了。那瞬间的感觉,到现在想起来,还是那样诛心。

    从那以后,他对她的感情就变了。

    他不甘心,不能忍受看着他们琴瑟和谐,即便他得不到她,也不能让她跟那人那么愉快的在一起。

    而且,他要利用她。因为那个人在乎她。这是他的一个机会。

    用陆宸最在乎的人作为武器,去打击陆宸。

    想想,都是一件很让人高兴的事情不是吗?

    许墨庭的眼中闪出阴诡又痛楚的笑来,紧盯着叶以念,仿佛尝到了诉说的乐趣,没等她开口,接着又道:

    “还有陆子瑜那个笨蛋。你大概还不知道吧,他其实一直是在跟我合作。包括秦雨柔都是,我们各有所求,也互相利用。只不过到最后,那两个笨蛋都因为太蠢,做不了什么事被我放弃了。以念,你跟他们不一样。你有你自己的位置。你太重要了。”

    因为陆宸心里有她。

    许墨庭的话,让叶以念心里的寒意又浓重了一层。

    “你杀陆子瑜其实是灭口。”

    她控诉,许墨庭没有否认,笑了笑。

    “那个蠢货,占了一点便宜就想脱离我,后来又在那样的情势之下还被陆宸翻盘走投无路。我留着他何用?等着他指正我吗?他早该死了,你们不也是这样想的吗?”

    他不以为然的样子让人作呕。

    叶以念深深的喘息着,紧盯着那张原本看着温润英俊,此时看着却十分丑陋的脸,勉强压制着心里翻涌的情绪,缓缓开口。

    “你到底想干什么?还想利用我干什么?”

    她想知道他下一步的计划。

    许墨庭沉默了一会,脸上的笑容一点点的收起。

    他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过叶以念的脸,盯着她看了好一会,才缓缓倾身,凑过去,脸压低,墨色的瞳仁散出点点杀气。

    “你是他法律意义上的妻子,陆景琰是他儿子。陆家直系现在只剩下你们母子俩。如果他死了,九州和n.g这庞大的产业,至少会有一大半落到你们母子手里。而且我还知道,他曾经立过一份遗嘱,他名下所有的动产不动产继承人都是们。如果这份遗嘱还在,那事情会非常简单。只要他死就行了。”

    死这个字眼从许墨庭嘴里出来,眼前的男人瞬间变成了狰狞的魔鬼。

    “你想让我害死他?”

    叶以念的语气出奇的平静,目光里却凝满了恨意。

    “你别做梦了。”

    “我做梦?”

    许墨庭低眉冷冷一笑:“我不觉得我是在做梦。反倒是你,为什么还认不清现实?你跟陆宸已经没有可能了。即便他现在过来,也来不及了。”

    “你什么意思?”

    叶以念的心狠狠一颤。

    “我的意思是。”

    许墨庭脸上的冷笑骤然消失,紧缩着瞳仁,盯着叶以念看了几秒,缓缓又开口。

    “我既然已经跟你说了这么多,那就断然不会再放你回去。这一点,你应该能想得到。”

    放她离开他的势力范围,她会彻底远离他不说,她还会把他之前做过那些事,现在心里这些想法,都告诉陆宸。

    所以从他开口的那一瞬间,他已经想好后续了。

    也就是说,从这一刻起,她就没有自由可言了。

    “许墨庭,你真是太可怕了。”

    叶以念咬牙切齿的说道。许墨庭脸上并没有多么动容的神色,他仿佛已经很无所谓叶以念怎么看他了。

    目光紧紧盯着她,过了一会,他突然站了起来,一弯腰,猛然掀开了她的被子。

    身上一凉,叶以念吓了一跳,慌忙呵斥。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