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小说网 www.16kbook.org,最快更新墨唐最新章节!

    旬休之日。

    几乎长安城顿时比往日热闹三分,整个大街小巷天人群川流不息,但是却有不少人聚集在街口,不停的翘首期盼着什么?

    “这个时候,墨刊怎么还没有送来!”李老实不停的向街口张望。

    “就是!老子这份墨刊已经翻了几十遍了,就等着看梁祝呢?”一旁肉铺的屠夫看着手中的墨刊,哀叹道,谁能想到一个五大三粗的壮汉竟然会喜欢这等情情爱爱的文章。

    “还不知道梁山伯这个书呆子会不会识破祝英台的身份,要知道祝英台这一走,想回来就难了。”

    旁人摇头叹息道,在这个时代,女扮男装读书已经是惊世骇俗之事,归家之后,想再去读书,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咦!来了!”青衣老者突然看到一个报童的身影惊喜道。

    “卖报的,给我来一份墨刊!”青衣老者喊道。

    报童摇摇头说道:“长者恕罪,此乃儒刊,并非墨刊。”

    “儒刊呀!”众人不知怎么竟然有种大失所望的感觉。

    “儒刊,不是也半月一份么?”青衣老者不解道,按照推算,儒刊的发行时间不是还没有开始么?

    报童彬彬有礼的说道:“长者不知,儒刊也进行了改版,日后儒刊也都是十天一刊。”

    众人顿时恍然,儒刊这一次是和墨刊是对上了,这才提前改的时间。

    “我订了儒刊,应该有我的吧!”李老实伸手道。

    报童点头送上一份儒刊。

    “给我也来一份吧!”青衣老者掏出一文钱道。

    “给我们也来一份!”一旁的众人纷纷掏钱道,墨刊没有到,先看一份儒刊打发一下时间也好。

    毕竟儒刊的质量也不差,很多人纷纷掏钱购买。

    不一会,儒刊就趁机卖出了不少。

    与此同时,长安城一个个儒生学子都捧起儒刊看了起来。

    这期的儒刊同样是不少大儒的脍炙人口的文章,要是学问渊博,要么发人深省,但是众人总是觉得这些平时视若珍宝的文章,此刻读起来竟然味同爵蜡,丝毫提不起兴趣,满脑子所想的竟然是墨家子那直白毫无文采可言的梁祝。

    不光是,一个人如此,而是几乎所有人都如此,众人很快的将一个个大儒的文章一飘而过,突然看到了最后一页,猛然提起了兴致。

    “尼山书院辟谣!”

    众人不由一愣,尼山书院不就是梁祝读书的地方么?

    所有看到儒刊的人不由一愣,顿时打起精神,看了起来。

    “什么,尼山书院的马夫子否认梁祝是在尼山书院,还要要求墨家子登报道歉?”众人顿时面面相觑道。

    略微一思索,众人顿时恍然,顿时知道马夫子此乃维护尼山书院的声誉。

    “此人是不是读书读傻了,若是自家书院有此事,岂不是大大扬名,那能够否认呢?”不少人摇头叹息道。

    然而众人没有想到是,马总编不但否认了梁祝在尼山书院,竟然做出了一个更恶劣的事情,那就是剧透。

    “什么!祝英台许配他人!”

    “梁山伯病逝,祝英台殉情!”

    不少人看到儒刊顿时一片哗然,梁祝的故事虽然没有在多地流传,但是在长安城中众人所知不多,大多数的百姓都不知梁祝的剧情,纷纷都沉浸在梁祝美好纯洁的爱情之中,这才是万人期待梁祝的原因。

    然而当马总编把梁祝的结局提前剧透出来的时候,顿时一片哗然。

    “马夫子实在是太可恶了!竟然提前剧透,这样还有什么意思!”

    “墨家子兼修小说家,肯定不会按照真人真事来写。”

    众人议论纷纷,不管墨家子结局如何写,都对马总编不由的剧透行为深恶痛绝。

    “要是墨家子胆敢这么写,在下定然饶不了他。”屠夫商户将手中的屠狗刀狠狠地剁在砧板上,恨声道。

    “依我看,定然会峰回路转,说不定会有青天大老爷主持公道,二人圆满团圆也不一定。”

    众人众说纷纭道,在这个时代唐传奇刚刚萌芽,所写的故事大都以大团圆为结尾,还真没有谁胆敢挑衅读者,行如此污泥民意之事。

    儒刊驻地

    韦思安看着手中的儒刊兴奋不已,对一旁的马总编连声赞道:“马总编,此计果然高明。”

    马总编顿时一脸自得道:“东家过奖了,如此一来,既然百姓都已经知道了梁祝的结局,墨刊的销量定然大降。”

    他自然不会做那些损人不利己的事情,剧透梁祝的解决,就是为了打击墨刊的销量。

    韦思安满意的点了点头,只要能够将墨家子梁祝势头压下去,儒刊凭借在天下学子心中的地位,定然能够再次压过墨刊。

    “李夫子,怎么办?”墨刊驻地,墨三拿着儒刊一脸焦急的问李夫子。作为竞争对手,又何止是儒刊看着墨刊,墨三又何尝不是时刻关注儒刊。

    李夫子眉头一皱,看着儒刊上马夫子的否认梁祝发生在尼山书院的之时,冷笑道:“马夫子,枉你一世聪明,这一次恐怕是聪明过头了。”

    他是唯一一个看到过梁祝全本之人,自然知道梁祝是何等的精彩,对于一个书院来说,可以说立即名扬天下也不为过,可是马夫子竟然给否认了。

    “没有尼山书院,还有红罗书院、松山书院,总有一天,你马夫子会后悔终身。”李夫子摇头冷笑道。

    “那儒刊已经剧透了梁祝怎么办?”墨三焦急道。

    李夫子摇摇头道:“梁祝的剧情并非隐秘,所知者并不少。再者,墨顿写的梁祝又岂是史书县志上干巴巴的几句,梁祝这剧情哪怕是老夫都沉迷其中,更别说其他人。”

    墨三这才稍微放心。

    李夫子大手一挥道:“立即派发墨刊。”

    墨三点头,这才离去。

    李夫子看着一车车墨刊运往长安城,冷笑道:“马夫子,原本老夫还有一丝歉意,既然你不仁,就别怪我们不义,此刻我们扯平了。”

    在李夫子手中赫然拿着一张墨刊,其中马文才的三个大字赫然在目。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