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小说网 www.16kbook.org,最快更新墨唐最新章节!

    然而谁也没有看到在墨顿身后的武媚娘脸上浮现一丝傲然,一跃而出道:“师叔想要和师傅一较高下,那恐怕要先过媚娘这一关。”

    李云和公输鸿不由一愣,谁也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武媚娘竟然挺身而出,主动为墨家出面。

    “莫非………………”

    二人对视一眼,双方的眼中都闪现出来一种从未想到过的可能。

    “莫非这个难题连墨家子的女徒弟都已经破解了。”

    李云不由紧紧的抓住自己袖口的折尺,心中不由一阵哀叹,在他看来能够符合墨家子的条件的尺子,唯有自己掌中的折尺了,其他的别无他法,如果他和武媚娘的想法是一样的,那恐怕只能和墨家子的徒弟打了个平手,如此一来,他虽平犹败呀!

    而公输鸿更是难以置信,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难倒整个公输家的难题,竟然连十岁多点的女童也破解了。

    武媚娘傲然转身向墨顿行礼道:“启禀师傅,十日前师傅曾经在此桥为徒儿留下课业,今日徒儿已经完成,还请师父指点。”

    武媚娘找到制作卷尺的方法之后,并没有立即向墨顿禀报,就是想要在此刻原地向墨顿证明自己,只是却没有想到会有如此波折。

    墨顿看了武媚娘一眼,关于武媚娘完成课业的消息自然早就已经传到了他的耳中,又看了看李云和公输鸿,露出一丝莫名的笑意道:“劣徒刚刚入墨家不久,学艺不精,若有不周之处,还请二位莫要见笑。”

    公输鸿顿时打了个哈哈道:“令徒虽然年幼,但是墨家大师姐的名声早已经传遍了长安城,所制造的银镜畅销大唐,老夫可是久闻大名,如今得见墨家的少年英才实乃在下的荣幸。”

    李云心中倒是闪过一丝蔑视,如果武媚娘制作出折尺,他就自认倒霉,如果不是,墨家子胆敢违心的徇私舞弊,那就别怪他不留情面。

    武媚娘走到李云面前,从自己的墨服口袋之中,拿出一个巴掌大的物品来,李云不自觉的摸了摸自己袖口的折尺,他虽然对墨家子看不顺眼,但是不得不说,墨服的口袋设计却是极为方便,颇为契合墨家节用的理念。

    “既然师叔也作出一把尺子,不若你我二人同时展示如何?”武媚娘张大眼睛,无辜的看着李云道。

    李云不由嘴角一抽,武媚娘此举简直是狡猾无比,若是旁人不知道,还以为他是和一个十多岁的小女孩在比试呢?

    “不得无礼!”墨顿呵斥道。

    “师叔,媚娘献丑了!”武媚娘这才吐了吐舌头,率先伸出手掌,只见手掌之中,竟然有一个巴掌大的木盒。

    “只手掌控!”李云心中一沉,这乃是墨家子的课业之中最难之处,武媚娘的尺子竟然在巴掌大小,而且是孩童的巴掌大小,在尺寸之上,已经是成功了大半了。

    不过武媚娘的尺子乃是圆形,自然不是和他的折尺撞车,这让他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多了几分郑重。

    随后,武媚娘竟然缓缓从木盒之中抽出一个扁平的布尺来,上面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刻度,武媚娘身后一招,一个墨家子弟上前相助,二人合力,缓缓向众人展示长达一丈的布尺。

    “精确到第五厘!”

    “布尺可以卷成卷!自然可以将一丈的尺子只手掌控。”

    公输鸿看到武媚娘的布卷尺,顿时恍然大悟,心中原本关于卷尺的难关顿是恍然大悟,然而这两个难题看似被武媚娘轻松解决,但是对于寻常人来说却是千难万难,因为制作布卷尺的布绳却是极为难得,唯有墨家村才有这等工艺。

    武媚娘展示完之后,将木盒一侧的小摇把一拉,随着武媚娘微微用力,一丈长的布尺竟然缓缓的收纳入木盒之中,再度还原成巴掌大的木盒。

    “竟然还能如此?”李云不由眼神一缩,为武媚娘的奇思妙想震惊,他原本以为他的折尺定然是唯一的答案,可是却没有想到武媚娘竟然选择了另一条截然不同的道路。

    “媚娘恭候师叔的高作。”武媚娘正色道。

    这一次,李云再也没有丝毫的轻视,而是郑重的从袖口拿出一个半尺长的三指宽的木块,展现在众人面前。

    “木块!”公输鸿不由眉头一皱,这怎么可能会是尺子呢,唯有墨顿眼神一亮,心中不由想到了后世木工常用的一种尺子。

    只见李云手一抖,原本二指宽的木块竟然是一块块薄薄的木板合成,在李云的用力下,一块块木板在牟柳的连接下,竟然组成了一个一丈长的木尺。

    “妙呀!”公输鸿看到李云这等设计,不由的拍案叫绝,作为传统木工的巅峰,公输家不知道在木工一道侵淫多少代,自然更加赞同李云折尺的设想。

    而且武媚娘用的乃是布尺,而李云所用的乃是纯正的木尺。自然更让公输鸿认可。

    “在下所精确的同样是第五厘。”李云点头道,这一点他倒是和武媚娘心有灵犀,同时想到了这个主意。

    “如此恐怕已经是极限了?”公输鸿感叹道,世人皆称差之毫厘谬以千里,然而厘就已经难以划分,更何况说是毫。

    李云手一抖,只见原本一丈长的木尺随机折成一段段还原成原来一尺长,三指宽的木板。

    “师叔高明,小侄甘拜下风!”武媚娘突然主动认输道。

    李云不由一愣,他没有想到武媚娘竟然主动认输,虽然他对自己的折尺十分的自信,可是武媚娘的布卷尺同样不凡,真正比起来输赢还不一定呢。

    “墨侯果然教了一个好徒弟呀!”公输鸿意味深长的说道。

    墨顿咳嗽一声道:“媚娘虽然按规定完成了尺子,不过却有不少需要改进的地方,制作起来繁琐,而李兄的折尺制作简单,巧夺天工,的确是稍胜一筹。”

    自己的弟子输给李云虽败犹荣,墨顿自然乐得给李云一个面子。

    “令徒的布卷尺在下看来极为难得,墨侯这也未免太为难小辈了吧!”公输鸿将军道,武媚娘的设计连他都不禁拍案叫绝,他可不相信墨顿信口雌黄之下,还能指出什么缺陷。

    墨顿哈哈一笑道:“公输兄未免太过于高看劣徒,布卷尺虽有优势,但是布尺过于柔软,过短之物还可以一人操作,如果超过六尺以上长度,恐怕就要两人配合。”

    众人不由若有所思,武媚娘在展现布卷尺的时候,就拉上一个墨家子弟前来配合,这的确是一个缺点。不光相比于布卷尺的优势,这点缺陷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然而布尺却有一个无与伦比的优势没有发挥出来,那就是相比于木尺,布尺可以更薄,也就是说同样的体积下,布卷尺可以装上更长的尺子。”墨顿说完,沉吟片刻道:“将此布卷尺再大数倍,长度增加到五十丈,定然会有更加显赫的效果,而且之前的缺陷足以弥补了。”

    “五十丈!”公输鸿不由心中一震,不禁为墨顿的构想所惊艳。五十丈的距离足足有后世一百五十米之多,在这个时代,长距离的测量十分的麻烦,如果使用五十丈的布卷尺,两个人就可以轻松准确的测量,而且携带方便,收放自如,定然会大受欢迎。

    “徒儿受教!”武媚娘心悦诚服道。

    “墨兄果然不凡,不若指点一下李某的折尺如何?”李云心中有些不服道。

    他原本认为布卷尺已经和自己的折尺不相上下,可是没有想到墨家子三言两语之下,竟然将布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