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小说网 www.16kbook.org,最快更新墨唐最新章节!

    “两败一平!”

    长安城东城门处,李云和老仆人迎风而立,回想这几个月的经历,不由心中感慨连连。

    第一次破解压井原理,李云可以说是和墨家子同时破解,然而却没有墨顿的详细和细致,惜败!

    第二次二人共同建桥,实则是拱桥和梁桥之争,李云所见的曲江拱桥虽然可以说是拱桥的巅峰之作,但是面对妖孽的梁桥,李云再败,然而这一次实乃非战之罪。

    第三次,折尺达到了木尺的极限做法,让短距离的测量轻松至极,这才勉强和中距离测量的钢尺想持平,然而从实际上来看,折尺还是要逊色钢尺不少。

    “长安城,不虚此行!”

    李云重重的从口中吐出一口热气道,他看看头顶上火辣辣的太阳,当初他赶往长安城的时候,还是白雪皑皑,天寒地冻,如今从长安城离开,没有想到竟然已经是炎炎夏日了。

    “少爷,走吧!”一旁的老仆人催促道,相夫氏一脉早就催促李云回去了,不过却因为建桥之事一直耽搁。

    李云重重的点头,这才准备踏上马车离去。

    然而当他们准备踏上马车的时候,却发现车内竟然空荡荡的并无一人,唯有一个车夫在等候,老仆人不由大惊,豁然而起连忙退出来,怒视车夫道:“怎么,难道相里氏一脉还要赶尽杀绝!”

    相夫氏一脉和相里氏一脉素来不对,而且李云此次前来,明显是来找墨顿的麻烦的,难道墨家子竟然准备在这个时候对他下手。

    “阁下误会了!相夫氏一脉毕竟也是墨家分支,墨家村又岂能会对同门下手,我家少爷和李少爷惺惺相惜,却因为有事在身,不能远送,特令墨家车队为李少爷准备一辆专车护送到洛阳,没有想到竟然引起这种误会,实乃抱歉。”只见随着声音,李信的身影出现在二人面前。

    老仆人这才松了一口气,其实也不怪老仆人多想,这个时代诸子百家相争大都是君子之争,而百家内部的争斗则是极为残酷,就拿号称慈悲为怀的佛家来说,后世禅宗为了争夺六祖之位竞争极为激烈,而且不择手段,六祖慧能曾经为了躲避追杀,直接隐遁十六年这才出山。

    “同叔退下,长安城大名鼎鼎的墨家子若是只有这点气度,又谈何引领墨家复兴。”李云大手一挥,示意让老仆人退下。

    “李少爷和我家少爷果然是知己!”李信恭维道。

    李云不由嘴角一抽,如果抛开两脉的恩怨,墨家子的确是一个相交的朋友,可是两脉毕竟是积怨已久,知己恐怕是难以做到了。

    “多谢,墨兄的一片好意,李某心领了。”李云落落大方的接受墨顿的安排。

    “除此之外,我家少爷还有一份心意希望李少爷收下。”李信说着奉上三把尺子,分别是折尺,布卷尺,钢尺!

    李云接过仔细一看,这三把尺子都是重新修改过的,其中折尺则是完全按照墨顿之前所指点的那般,每段三寸长,总长三尺,一指宽,握在手中简直是完美。

    至于布卷尺,墨家直接将其扩大了盘子大小,上面清清楚楚的标明了五十丈。

    而更让他惊艳的则是最后巴掌大圆形的钢尺,微微用力直接抽了出来,钢尺特有的沙沙的声音显得格外的悦耳,尤其是钢尺微微弯曲的弧度,可刚可柔特性,再加上最为精密的刻度,哪怕是仅仅一厘的刻度都清晰可见。

    “这才是天下工匠人人渴求的尺子!”李云感叹道。试问天下工匠,哪一个能够拒绝钢尺的诱惑,普通工匠拥有这把钢尺,恐怕犹如侠客手中的名剑一般,这都是扬名立万的利器。

    “这是什么?”忽然李云看到手中多了一张精美的纸张,不由好奇的打量道。

    “此乃墨家银行刊印的汇票,李少爷只需拿着这张汇票就可以到洛阳的墨家村开设的银行去领汇票上等同于金额的银子,无需再拿着同样沉重的钱财奔波,不但方便还保证了钱财的安全。”李信解释道。

    “一千贯!”李云看到汇票的金额,不由的吓了一跳,。

    李信道:“我家少爷说了,千金易得,知己难求,一千贯又算得了什么?”

    “无功不受禄,请恕李某不能接受。”李云摇头道。

    李信早就预料李云会拒绝,朗声道:“李少爷误会了,这可不是直接给你的,而是墨家村买下少爷发明折尺钱财,墨家村可是有过规定,无论是谁发明新事物,都会享有百分之五的分成,而一千贯不过是一下子将李少爷的折尺买断而已。”

    “这!………………”李云在长安城半年,自然知道墨家村的这个规定,就拿墨家子的徒弟武媚娘来说,年纪轻轻就已经发明了银镜,百分之五的收益足以让她成为长安城大名鼎鼎的女富豪,这在长安城中早已经传的沸沸扬扬。

    自己的折尺自然没有银镜这么值钱,但是一千贯可以也并非不值。

    这些钱财乃是自己发明的折尺换来的,好像也不是不可以接受,李云的心底不由有些动摇了。

    “既然是少爷的折尺所得,老奴认为收下倒也无可厚非!”一旁的老仆人相劝道,自己的少爷就是太淡泊名利了,当初他为了自己的自尊直接将墨家子的万贯悬赏投入了曲江拱桥之上,这一次恐怕又要推掉千贯钱财,反正是墨家村的钱财,不拿白不拿。

    “那李某就愧受了。”李云最终被说服了,说实话,相夫氏一脉隐居至今,并不宽裕,一千贯对他们来说也是难得一笔巨财,李云当初破解墨顿的悬赏,未尝没有获得这笔钱财补贴相夫氏一脉的想法。

    李信见李云收下汇票,这才露出满意的笑容,道:“李少爷恐怕还不知道,墨家一共建造了三座银行,墨家村,长安城洛阳城各一座,如今刚刚筹备完成,还明日才正式开业,而李少爷则是墨家村银行的第一位顾客!”

    “那倒是李某的荣幸。”李云含笑道,而心中却震撼不已,不禁为墨家子的奇思妙想而折服,谁能想到薄如蝉翼的一张纸竟然和重达千斤的钱财价值相当,而且他刚才随意一扫,就已经发现这薄薄的一张汇票之上,竟然隐藏着十多种秘技,有不少都是连他也无法破解。

    “这才是墨家村真正的底蕴!”李云不禁心中感叹道,他当初气势冲冲的想要给墨家子一个下马威,然而当他对墨家子和墨家村了解越多,越是发现墨家村的底蕴何其深厚。

    墨家村本身所拥有的的深厚底蕴,再加上墨家子的层出不穷的奇思妙想,简直是就是珠联璧合,创造出一个又一个的奇迹。

    “少爷曾经多次感叹在修桥一道,唯有李少爷才奉为知己,如今李少爷即将远行,不知何时才能见上一面,甚是遗憾,特令小子奉上两幅画相赠,少爷曾说,天下也许只有李少爷方能看懂此画了。”李信双手封上一个卷轴躬身道。

    李云异色一闪,双手接下道:“世人皆知,墨家子的画价值千金,李某能够一次得到两幅,实乃是三生有幸呀!”

    李云说着顺手打开画轴,看到第一幅画顿时愣在那里,只见画上一条宽阔的河流缓缓流淌,在宽广的河面上,一个笔直的梁桥横跨河面。

    “这是?”李云顿时惊声道,眼神死死的盯着画中的大桥。

    “怎么了少爷!”一旁的老仆人连忙侧目看去,不由浑身一震,脱口而出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