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小说网 www.16kbook.org,最快更新墨唐最新章节!

    且不说秦怀玉如何嘚瑟,就连程处默和尉迟宝林也能满大街的看到他们的身影。

    “掌柜,付账!”

    在一家店前,程处默大手一挥,将手中写好的支票交给首饰店的掌柜。

    “多谢,程少爷!”掌柜毫不迟疑的收下,长安城之中历来八卦传播的极为迅速,自从秦怀玉在长安城使用第一张支票开始,支票的神奇早已经传遍了长安城。

    程处默身旁的一个俏丽少女却不由惊讶的张开小嘴,吃惊的看着这一幕,这是程处默已经订婚的未婚妻,好在在墨顿的带领下,大唐婚恋的风气进一步开放,程处默这才有机会将其领出来逛街,自然要好好表现。

    程处默低头向未婚妻解释的支票的精妙之处,少女连连点头,眼神中异彩连连,她也是大家小姐,平日里钱财并不缺少,然而像程处默这种付账方式,真正吸引住了她。

    当下,二人身影出现在长安城的大街小巷,仿佛有说不尽的话题,情愫悄然的在二人之中弥漫。

    二人正在逛街的时候,竟然还碰到同样带领未婚妻逛街的尉迟宝林,二人心照不宣的点了点头。

    像他们这种国公家子弟,早就已经定亲,只不过尉迟宝林更为可怜,未婚妻的年龄更小,想要结婚恐怕还要等很久。

    在秦怀玉三人的带动下,墨家村银行的支票在长安城大行其道,让银行的名声大噪,哪怕是再不关注银行之人,也对银行久闻大名。

    然而在世人眼中,银行仅仅是茶余饭后的谈资,在商人看来,乃是一种便利的工具。然而在另一群人之中,银行却犹如惊雷一般震撼,那就是大唐一个极其神秘的百家——子钱家。

    同样是资本运作,同样以钱为业,墨家村银行的种种操作可以说让子钱家惊掉了眼球,一直以来,子钱家都以放印子钱为生,同时背后操纵着一批灰色产业链,获取暴利,从来没有想到过钱财还可以这么赚。

    “这几个月的收益怎么这么少?”长安城最大的钱庄元祥钱庄的一间密室内,为首的一个锦衣青年冷哼道。

    在其两侧,一个个掌柜顿时噤若寒蝉,低垂着头不敢发出一丝声音。

    “回少东家,自从墨刊曝光大慈悲寺放印子钱,同济入狱之后,佛家就开始自救,不少寺庙已经不再和子钱家合作,而且墨刊这等报刊的存在,我等收贷再也不敢像之前那样强迫,有些钱还没有收上来,这才是收益骤然减少的原因。”为首的元祥钱庄的大掌柜颤声道。

    “墨刊!墨家子!”锦衣青年声音一顿道。

    元祥钱庄大掌柜点头道:“少爷英明,墨刊有墨家子撑腰,行事肆无忌惮,之前就让佛家灰头土脸,小的唯恐坏了子钱家的大事,这才吩咐下面小心行事。”

    锦衣青年这才脸色稍缓,点头道:“这次你没有做错!”

    墨刊的强大的威力让所有黑暗面为之震撼,如果大慈悲寺的灰头土脸就是最好的例子,子钱家的名声本就不好,若是再宣传一下,那就更臭名昭著了。

    “墨家子还墨刊上大肆宣传他的一文钱的游戏,让世人对印子钱避如蛇蝎,现在来找钱庄放贷的人也少了很多。”有一个掌柜抱怨道。

    对印子钱威胁最大的就是所谓的一文钱游戏,一文钱人人都不在乎,而谁能想到一文钱竟然一个月内翻到五亿钱,这让世人对印子钱的危害顿时有了清晰的认识,纷纷避如蛇蝎,一些人哪怕走投无路,也不再借贷印子钱了。

    “墨刊!一文钱游戏!”锦衣青年不由脸色一沉,他自然听说过墨家子的一文钱的游戏,一文钱的虽然看似游戏之作,但是却让印子钱的本质暴露无遗,而且将危害夸大到极致,再加上墨刊的宣传,和印子钱一直以来的危害,一下子就在大唐传来了,让子钱家本来就不好的名声,顿时更加声名狼藉。

    “先降低一些利息,将契约做得更隐蔽一点,子钱家的存在,墨子还没有出世呢?又岂能被墨家子区区一个游戏所击垮。”锦衣青年冷哼道。

    “少东家英明!”一众掌柜不由松了口气,总算将这一关度过。

    “非但如此,墨家村极为顽固,对我等偏见异常,先前我等想在墨家村开一间赌坊和青楼,非但被墨家村赶了出来,而且让还折损了不少人手。”另一个掌柜抱怨道。

    青楼赌坊和子钱家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墨家村乃是新兴之地,本乃是子钱家的聚宝盆,却没有想到对子钱家极为排斥,直接将青楼赌坊的业务赶出墨家村。

    “更可恶的是,墨家子竟然还想染指子钱生意,竟然在墨家村、长安、洛阳都开设了银行,假以时日,必然是我子钱家的心腹大患。

    …………………………

    一众掌柜你一言我一语,几乎全是控告墨家子的,

    “银行!”

    锦衣青年眼中不由爆出一丝异彩,他自然听说了最近一段时间在长安城大放异彩的墨家村银行,哪怕是他再对墨家子不满,也不得不为墨家子的智慧而拍案叫绝。

    首先银行听起来绝对要比钱庄高大上太多,单单名字就已经高下立判。

    其二,银行的汇票业务更是让他心动不已,依他的眼光自然看得出来,汇票业务的前景是何等的广阔,而且几乎是坐地收钱,和子钱家臭名昭著的地下钱庄相比,银行非但光明正大的收钱,而且还留有一番好名声。

    更让锦衣青年嫉妒不已的是要论经手的钱财,他自诩不弱于墨家子,一掷千金的豪迈他并不是没有,然而这一切在墨家子的支票面前,几乎沦为笑柄。

    墨家子只需写下金额和签名,就可当银子来用,这种操作可不是从怀中掏出一把银子砸在店小二身上可比的,一个高雅,一个是粗鲁,简直是云泥之别。

    “少东家,要不我们也效仿墨家子的汇票业务,只需少东家振臂一呼,各大钱庄联合起来,子钱家的钱庄遍布大唐各地,如今不过五处银行,还有两处正在建,定然能够从墨家子口中抢夺这块肥肉。”元祥钱庄大掌柜昂然道,显然他也对墨家村银行的汇票业务极为心动。

    “对呀,我等将汇票业务抢过来,非但能够报一箭之仇,还能为我子钱家再添一份巨大的财源。”其他掌柜纷纷赞同道。如今子钱家的印子钱业务进展不利,如果能将汇票业务开展,子钱家非但可以弥补损失,还能获利颇丰。

    锦衣青年冷哼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