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16小说网 www.16kbook.org,最快更新陈泊桥章决最新章节!

    四十三

    在陈泊桥印象中,他和章决很少有温存的事后时刻。

    从亚联盟到泰独立国再上船的一路总是匆匆忙忙,一开始时,章决因为很多原因,逃避和他交谈,过了一段时间后,在情事末尾,章决常会累得彻底昏睡过去。

    这一次也同样。

    陈泊桥敲开章决房门时并不打算和章决上床,只是想再见一个长一点的面,陪章决待十来个小时,虽然同样很短,终归也可以不隔着电磁信号说上几句话。

    但进门后发现要说拒绝,远不像他想得那么容易。

    所以他们错失了大多数躺在一起,度过比接吻**更简单纯粹的时间的机会。

    章决靠在陈泊桥怀里,昏沉地睡着了,左脸隔着略微潮湿的黑发贴在陈泊桥胸口,眼睛紧闭着。

    他的上眼睑很薄,白得近乎透明的皮肤上,依稀可见细的发青的血管。昏暗的灯光斜着照他,长而软的睫毛贴着下眼睑,映出一片浅灰的阴影,苍白的嘴唇因过度亲吻而红润。

    宴会所在的这一家北美首府的酒店始建于四十年前,曾是总统招待贵宾的地方。

    酒店在两三年前重新修缮装潢,保留了老欧式的深色家具,大床斜对面的起居空间里,透明玻璃后,鲜红的火正在不断燃烧,窜起火苗,升到空中。

    陈泊桥想起他幼年时和母亲的一次搬家。

    从亚联盟搬到瑞士这天,上飞机前亚联盟的天空是灰的,落地时苏黎世在下雨,母亲带了好几车的行李,还有源源不断的物品正从亚联盟分批运来,而父亲不在。

    苏黎世冷极了,但家中很暖。他们住进一座有处温暖的壁炉的孤堡,壁炉旁的木地板上铺着一块巨大而厚实的纯白羊毛毯,深棕色的皮质沙发和皮椅围着壁炉摆开。

    陈泊桥坐在那里,坐得笔挺,安静地陪伴母亲度过日暮黄昏。

    他父母的结合源于一场意外,结束于一方过世,不可与常人的婚姻相比较。而陈泊桥不看罗曼,对世俗对爱的定义也漠不关心。

    他曾认为他和母亲不同,认为自己不需要陪伴,直到今天隔着人群、演奏乐队与灯看见章决时,他发现不是。

    站在新独立国外交大臣身边的那位苍白的,高挑的,瘦弱的,长发垂在肩上的,二十小时前刚通过电话的,拿着果汁看着陈泊桥走神的,伤口还没好全就偷偷来北美,不擅长挑礼物,爱藏东西的内向omega青年。

    陈泊桥想把他留在身边。

    不是隔着一片大洋打越洋电话,聊天知悉双方近况,隔很久才在对方的主动下难得见一面,然后顶着对方双亲的不认可,在房间私会**。

    想坦坦荡荡带在身边。

    陈泊桥抬起手,指尖还没碰到章决的脸颊,放在床边的手机震了起来。

    他等的电话来了。

    陈泊桥搂着章决,没松手,微微坐起来一些,取了手机,轻声接起。

    裴述听见他的声音,愣了愣,问:“不方便接电话?”

    “不是,”陈泊桥解释,“章决在睡。”

    “”裴述静了静,大概是努力地忍住了闲聊的冲动,和陈泊桥说正事。

    陈泊桥来北美这几天,亚联盟总统弹劾案的进展很大,下个月就能上庭。若总统被弹劾成功,接下来的大选便会提前,他们曾经被打断的计划也可得以续接。

    他们说与大选、继任者有关的事,陈泊桥将声音压至最低,章决仍然睡得不大安稳,不时在陈泊桥怀里蹭动,陈泊桥按着他的背,上下抚慰,让他安静。

    话题近尾声时,裴述突然清清嗓子。

    陈泊桥知道裴述又有意见要发表了。

    果然,裴述说:“他自己跑来找你?不是刚出院吗。”

    陈泊桥顿了顿,道:“和他父母一起来参加宴会。”

    裴述“嗯”了一声,忽然拖长了声音问陈泊桥:“既然来找你了,不带回亚联盟转转么。”

    章决又动了一下,陈泊桥低头看看他,道:“这次不带了。”

    “为什么不带啊,”裴述怂恿,“我看全联盟和你条件相当的适龄未婚omega都在蠢蠢欲动,他不想来宣誓宣誓主权吗?”

    陈泊桥刚欲回答,章决的眉头突然拧了起来,睫毛动了动,半睁眼睛,稍有些迷惘地看了陈泊桥一眼。

    “不说了。”陈泊桥对裴述道,把电话挂了。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