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小说网 www.16kbook.org,最快更新瞎僧最新章节!

    “两位爷,里边请!”

    尹天泽被五胡抱着走进一座小楼。

    他从吆喝声和嘈杂声中分析,这里应当是茶楼、酒肆、饭馆之类的地方。

    在他分析间,五胡引导他坐了下来,然后说道:“天泽,你就坐在这里,别乱跑,我去去就来。”

    他点了点头。

    却在心里暗骂道:我尼玛一个五岁的瞎子,我敢乱跑吗?

    我的天老爷啊,不带你这样坑人的。

    别人穿越,非富即贵,我穿越过来,不仅背负血海深仇,还尼玛是一个瞎子。

    别人穿越,宿主好歹也是死在床上的,我穿越过来,是在还有米田共的臭水坑里。

    天老爷,是你发明了‘天坑’这个词吧?

    他闻了闻身上的衣服,尼玛都在河里洗了半个小时了,还有米田共的味道。

    “啪”

    突如其来的一声异响,把天泽吓得全身抖了抖。

    “今天要说的是,尹明勋千里走单骑,孤身救小皇子的事,话说十年前”

    尹天泽拍了拍胸脯,安抚那快要跳出来的小心肝,心道:说书就书,拍什么桌子,差点把小爷的尿都吓出来了。

    尹明勋?

    说的不就是他死去的爹爹!

    接受了宿主的记忆和情感,一听到这他爹爹的名字,整个人一下就不好了,强烈的恨意涌上心头。

    “天泽,我们走。”他的手被五胡拉着走了出去。

    五胡把他抱上了马儿,然后一路骑行。

    双眼不能视物,分不清白天黑夜,他只知道从很冷的地方,来到了很热的地方,从有人区来到了无人区。

    他们把带的干粮吃光了,马儿后来跑不动了,五胡便把马儿杀了,带了一部分肉做干粮。

    没有马儿,五胡便背着他步行。

    他问五胡:“我们去哪里。”

    五胡说:“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有个地方能让你安全的活下去,或许还能改变你的命运。。”

    他又问:“到底是谁杀了爹爹?”

    五胡停下了脚步,“我也不知道,但是如果我还能活着,一定会查明真相,替元帅和死去的兄弟报仇。”

    不知道又过了多久,他们的马肉吃光了。

    他饿了一段时间的肚子。

    后来,五胡不知道又从哪里弄来了肉给他吃。

    只是五胡的步子不再那么矫健了,五胡怕他摔下来,用腰带把他紧紧的绑在了背上。

    再后来,又渴又饿的他晕了过去。

    晕之前最后一个念想:看来我不仅是最倒霉的穿越者,还是最短命的那个了吧。

    不知道又过了多久。

    ‘吱呀’

    一个悠长而又深沉的声音把他惊醒了过来。

    “快看,门口跪着一个人!”

    “这,这名施主的左手只剩骨头了”

    “他已经晕过去了”

    “阿弥陀佛!”

    “师兄,快看,他背上还有个小孩”

    他的全身无力,迷迷糊糊间听了两人的几句对话后,便又晕了过去。

    ‘咚咚’

    沉长的钟声,把他惊醒。

    “方丈,他醒了!”

    他感觉身旁的被褥沉了沉,应是有人坐在了他的身旁。

    “阿弥陀佛,小施主,你醒了?”一名老者的声音响起。

    他问道:“这是哪?”

    方丈答道:“这里是悬空寺。”

    他又问道:“我五胡叔呢?”

    “那名施主醒来后不久,就悄悄离开了。”

    五胡叔是父亲自小就派在他身边的护卫,他二人感情很好,早已超脱了主仆的情感,在他心里,已将他当成父母之外,最亲之人。

    一想到父亲身死的画面,他就觉得喉咙哽咽得难受,便强行控制着呼吸的节奏,不让自己哭泣。

    他怕哭出来就发泄出来了,一旦发泄了,那股恨意就会褪去几分,他要让这股恨意持续保持。

    所以,他绝不能哭。

    他起身,摸着床沿缓缓下地,向老者的声音方向跪下,磕头道:“请大师收我为徒。”

    五胡叔说这里或许能改变他的命运,只要有一丝机会他就必须要抓住。

    电视和都是这样的,一个寺里,实力最强的往往都是方丈,所以他要拜最强的人为师。

    “阿弥陀佛,老衲早已不再收徒。”

    ‘碰’

    “请大师收我为徒!”

    ‘碰’

    “请大师收我为徒!”

    他每磕一下头,便请求一声。

    “我佛慈悲”

    直到他的额头传来湿润感时,方丈再次说话了,“痴儿,既然你这般执着,又与我悬空寺有缘,老衲便破例一次吧。”

    “徒儿,拜见师傅。”

    他又磕了一个头。

    一只枯瘦但似乎又有无穷力的手将他扶起,“记住,出家人不跪任何人,只跪阿弥陀佛。”

    “是,师傅!”

    “师傅,我这眼睛还有得治吗?”

    问这话时,他再次抱怨了一下宿主,你死了倒是一了百了,但是所有的怨气和仇恨全都转嫁到我身上了。

    “没得治。”

    “***”

    “但有办法视物。”

    “眼睛没了,如何视物?”

    “谁说视物,一定要靠眼睛?”

    不靠眼睛,难道靠屁屁?

    当然这句话他也只有在心里说说。

    “眼睛是心灵的窗口,眼睛没了便是窗口没了,既然窗口没了,那就直接跳过眼睛,用心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