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小说网 www.16kbook.org,最快更新奶爸戏精最新章节!

    “弟兄们,咱铁头娃又要去送老兵了,出国的,旅游的,只要老婆没待产,只要命里不差一半天,把路给让开!”关卡处排队等着进出的车辆,忽然听到一声喊。

    上百辆车急着赶天黑回去,车上的人都很着急。

    可没有人犹豫。

    “看到了。”

    “堵车正刷微博就看到这事儿。”

    “待产老婆还没嫁,今年正好三十年华,不差这半天!”

    “兄弟,商量个事儿,大关要赶快回去送位老兵,咱能稍微让下路吗?”

    “啥?他又……让,老婆,咱旅游别急,小金库在这,出去敞开花,先把路让开可以不?”

    一瞬间,彷佛大地从中间裂开。

    寒风中的山口,车队冒出的热气裹着车队整齐划一地向路边挪动了。

    “敬礼!”关卡处,一丝不苟检查的战士肃立,行最标准的持枪礼。

    来了。

    不是全国人民熟悉的下山虎。

    一辆稳稳地但迅速行进的猛士,从车队后的异国回来了。

    滴——

    不知谁先按响了喇叭。

    公路上车笛响成一个声音。

    “送老兵!”

    “敬这个不说二话一个走的铁头!”

    “没有老战士,没有咱们的今天,没有这铁头,亮光都少了那么三分,敬他们!”

    网友在网上几乎默契地统一地打出送别语,也打出了敬语。

    皇帝:“也敬一敬把生命里或许最急切的几分钟,让给老兵,让给铁头,让给这皇天后土的群众,人民万岁!”

    关荫放慢了车速,这里必须要降速。

    他没穿军装,但举起手放在眉梢。

    敬咱们炎黄子孙!

    网上出奇的安静。

    “到哪了?”路口竟再无一个催促的鸣笛,也没一个焦躁的埋怨的声音,时光彷佛都慢下来,只有关切的人们一遍一遍刷着微博。

    快点!

    再快点!

    “到我们路口了!”

    “过我们路口了!”

    “下一个路口,畅通!”

    整个高速公路竟都凝固了。

    “我无法停车,我靠最右行驶!”

    “最前面的兄弟,好样的,下车别回家,找个小酒馆,哥哥我跟你喝两杯!”

    “到收费站的兄弟们,已经主动把车停靠在路边了。”

    “我们在下一个路口,全路已清空。”

    “没有人要求,没有人指挥,敬老兵!”

    “前面要喝酒那哥们儿,别跑,路管站小会议室腾空,西凤酒,烧刀子,大北海,想喝啥选啥,免费,床铺让给你们,但不许酒驾!”

    外国人傻了。

    这……

    为什么?

    “没什么,我告诉你,为我们先打出一块立锥之地的炎黄先祖,我们如今在祭拜。为我们打下生存之地的秦皇汉武,我们如今在歌颂。为守护我们,洒热血抛头颅的大唐儿女,我们如今在仰慕,继承,为我们立足在这个世界上的先烈们,先人们,先辈们,我们无以表达敬意,让出五分钟,必须!”三黑子没烤肉串,抄起手机就回答了一句。

    猛士毫无阻隔地一路狂飙,上百公里的路程几乎是掐着高速最高限速到达小城。

    知县在路口等待,见车到并不下车寒暄。

    “跟我们后头。”知县热泪盈眶。

    你知道全城为几辆车让道是什么概念吗?

    所有车,所有急着回家的车这一刻全部靠边。

    没有人要求。

    依然没有人要求。

    那你听过全城所有交通工具一起默契鸣笛的声音吗?

    “我不为侍郎让路,不为缇骑让路,我为老兵有心愿,二话不说一个走字的铁头让路,这路,让的心甘情愿!”一铁头,梗着脖子对交警同志交待,“喝了,有三两,白的,大北海。但我得耍赖也要在车里多待半分钟,就给半分钟!”

    干啥?

    “鸣个笛,我就是个祸害,也有在这样的事情上表达一点敬意的资格!”小青年红眼睛道。

    猛士疾驰而过,但却在一个小音乐人家门口停下了。

    “不能空手去。”关荫额头上一层汗。

    着急。

    “走!”音乐人早就在门口等候。

    天后们带着那帮姑娘已经联系好了,她准备好了一切乐器。

    知县不断打电话。

    “老爹很激动,但抿着嘴,他一定在等着家伙!”老爷子的儿子咬着牙,站在家门口。

    街坊邻居都来了。

    路过的人也来了。

    送老兵。

    看这家伙能不能让老兵瞑目!

    “来了!”半小时,猛士出现在小区外。

    很老的小区,此时将军站岗,同知开门。

    关荫下了车,将军往手里一看。

    “走。”关荫一手提着录音机,一手提着唢呐。

    “我出关那会,老家还叫西北,我们到了这,这里才叫西北,哪里的西北,都是咱们的,可我就是想回我的黄土高坡小西北,娘在那,我答应过的,要陪老娘的,我要陪我娘的。”老兵神智开始含糊的时候,一直就说这么一句。

    没念过多少书,国家说,咱们得搞开发,年轻的小伙子就来了。

    可老娘也说,没儿子陪着,冷。

    那就哪怕不死也不能背这个诺言!

    固执也好执念也罢这就是咱的根儿啊!

    关荫一步八个台阶往上窜,五楼,半分钟不到。

    来了。

    老兵的眼睛睁开了。

    他已经看不清人了。

    关荫腮帮子一鼓一憋,定定看着老兵很久。

    很苦的老兵,老衣也是旧军装。

    “打扰了。”他先向街坊邻居道歉。

    一位老大妈,抹着眼泪转过头抖着肩膀啜泣。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