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16小说网 www.16kbook.org,最快更新神兽别跑呀!最新章节!

    突如其来的决定让璃苏一时半会还没晃过神来,阿潺却已经扒着她的衣裙哇哇大哭:“苏苏姐姐你这么快就要扔下阿潺离开了,就不能再多呆几日吗!”璃苏没料到妖王对自己的革命情谊已经如此深厚,顿时也被他哭的有些伤感起来,正想安慰几句,阿潺压低声音抽泣道:“你走了,后谁来和我一起骂那只老奸巨猾的臭猫!”璃苏嘴角一抽,拍了拍他的后背,并保证回了天界一定会定时派循音鸟来与他联系,一起吐槽亦星,到时候一神一妖合作出版一部史诗巨作,名字她都想好了,叫《吐血深扒司星真君——我身边的皇家极品男》。

    摆平了妖王,璃苏静静地坐在观水亭里想事情,想着雪澜回来的时候阿潺应该会告诉他,他们动身去了北域寻找小萨,想着他温文尔雅的模样像极了当年亓戈,想着想着,便想到了曾经与他一起的点点滴滴,那个从自己出生起便陪在她左右的少年,常常眼底含笑坐在梨树下任她摇晃树枝,满树洁白如琼玉般的梨花旋旋落下,阵阵花香染上他一尘不染的雪白衣袂,也不知是花映人还是人映花。

    齐戈本是百果园里的一株梨树苗,不起眼的他却在无意中被正在园中散步的天母瞧见,觉得颇有眼缘,见他虽生得矮小仍长得笔直,只是叶稍略为发干卷曲,便命人取来凝烟池里的水浇灌,此后每每步入百果园,就会来看看这株梨树苗,亲自为他浇水,梨树苗也没有辜负母后的悉心栽培,很快长成了一棵俊挺的梨树,天母也没想到,在第一次开出雪白的花瓣后,这株梨树竟靠着凝烟池仙露的滋养和自身的努力,修成了一位翩翩少年,位列仙班,这让一直以来郁郁寡欢的天母欣喜,悄悄跟在天母的天帝了这一幕,此后也格外看重齐戈,让他陪在天母身边,璃苏出生后,又让他帮着天母照料她,日日形影不离,久而久之,璃苏对齐戈的依赖也渐渐转化成另一种不一样的情愫。那种感觉就像她最爱吃的雪梨,你本以为它会永远甘甜下去,可是最后才发现,其实它的心是酸的,太酸了。

    在璃苏的记忆里,母后常常独自一人坐在凝烟池边,身着那身紫罗色绘凤曳尾长裙,滑软的宫绸总是悄然将一角落入池中,腰间绣金的束裙玄带勒出她瘦如弱柳的腰肢,凝烟池袅袅的水雾轻抚她贴着紫金飞凤簪花的发髻,又不忍打湿她雪白的寸肤寸丝,更不忍映出她的苍颊愁眸。璃苏一直不能知晓为何母后不愿与她亲近,那双紫晶般透亮的眼眸却总在她身上失焦,时而疼惜,时而悲辛。

    我到底错失了些什么。

    璃苏总觉得自己的记忆开始乱了,身体里奇异的血液也说不清道不明,若不是小萨的失踪,自己仍然在这清闲偏僻的云罗宫里当个安逸的神君,可能日子就这么淡然地过下去了,可如今,却像是卷入了一个又一个的漩涡,迫不已也忍不住地想去探个究竟。或许这终是自己该去面对的命数吧。

    璃苏好不容易掰开自己腰间的小爪子,小老虎又扑到跟前拼命蹭,额头的“王”字都皱起褶子,是推也不得哄也不得。

    “据说北域的野兔肉质劲道,q弹爽滑,实乃送礼佳品,我帮你逮一筐回来。”云罗主人一本正经地哄骗。

    “不要,等你回来都不新鲜了。”小虎崽子不好骗。

    “诶~走天界瞬风空运,这风神家我可熟悉,使命必达。”云罗主人拍胸脯保证。

    “那也不吃,饮酒节还没过呢,说好同我吃酒的。”小虎崽子抱得更紧了,埋在腰间开始撒起娇来。

    “说到饮酒节,司星真君打算何时娶了暮怜姑娘,等找回小萨,我叫他给大伙儿表演个钻火圈助助兴。”璃苏这一出调转枪头使得极其有用,小老虎当下就撅起嘴来摆起架子冷哼:“是啊,那什么东方异族大祭师你不管啦?放我这儿怕是受不了这妖界这么重的妖气,到时候你娶不成新娘子,可不怪我。”阿潺一边说一边踱到妖王宝座前,一跃坐上坐榻,瞥向亦星。

    司星真君倒也不气恼,云淡风清地坐在椅子上吃着酒,一口烈酒下肚却见他丝毫面不改色,淡淡地说道:“我已将镇星锤赠与她,暂且把她安置在我的偏殿,等我们回来再议。”

    妖王此时跳了脚,高声质问:“谁让你自作主张拿回娉姐姐的镇星锤!这是妖界,轮不到你来发号施令!”说完便疾步向偏殿走去。

    亦星一道掌风,顷刻阿潺的右背处多了几道浅浅的爪痕,虽只是轻微教训一下,但妖王还是被拍倒在地,愤怒地瞪着圆眼。

    “若没点沉稳和定力,便做不成这妖界的王,你记住了。”亦星提起酒壶迈步向殿外走去,话中似有别的深意。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